陌上斜阳树

君子之交淡如水,无须好奇。

【k莫】k悦眉兮眉悦k(3)

【k莫】k悦眉兮眉悦k(3)
时间线:原剧同居后未表白
希望中是互宠日常甜文 ,怕自己写不出甜甜的感觉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预警
以下是正文:

郝家低调,佣人虽不多,但都是伺候周到的。
郝眉从小是被他们照顾大的,在他们面前毫无少爷架子,嘴巴还很甜,格外讨人喜欢。
盼着郝眉回来的除了他爸妈,还有这些拿他当自己孩子看的佣人。
久未返家的郝眉又过上了少爷生活,整个屋子的人都围着他转。
郝爸爸一看就来气:"上了几年大学,还以为要人伺候的毛病好了点儿,现在看来更严重了。"
郝眉瘪嘴表示不服"哪有哪有?600块一个月的独立生活可不是白过的。在购房合同暴露之前,就连我大学四年的舍友都没发现我们家家境还不错呢,这难道不能证明我不用人伺候?"
郝妈妈笑了笑,"我们还不知道你吗?一个人在帝都就会瞎过日子,还独立生活?我和你爸上次去看你的时候可都见识过了,吃的住的用的,哪一样能自己收拾好了?让你回来又……"
见郝妈妈准备讨伐他了,这个头要是开了可就停不下来了,一心止损的郝眉立马认怂"妈,妈,妈妈啊!您说的都对,别生气啊!我这不是回来陪你们了吗?"
郝爸爸最不喜欢郝眉对妈妈不耐烦,"回趟家让你妈三催四请的,才勉强赏个脸,你还挺得意?"
"我那不是工作忙吗?致一才刚起步,人少事儿多,你们儿子我身为核心人员可不得盯紧点儿?"郝眉看了两眼妈妈,觉得挺过意不去的。
郝妈妈一听又心疼了,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工作这么忙,又不会照顾自己,回到家连口热饭都没得吃,这怎么行?"
郝眉轻轻抱住了妈妈,用手轻轻地拍着妈妈的背,"妈妈,我在帝都很好。老三招了个新人,是个很厉害的黑客,我的工作有人分担了,没有刚开始那么累了。还有还有,他现在成了我室友,他会做饭,我最关心的吃饭问题已经解决了;他还会做甜点小吃,我的零食问题也解决了;他还爱干净,你们在意的'狗窝'的收拾问题也解决了……"
原本只是想让郝妈妈放心,说着说着,郝眉自己也觉得,ko来了,所有的问题都没有了,他真的过得越来越好了。
郝妈妈的眉头松了松,心里也觉得宽慰了许多。
其实她明白,孩子——尤其是男孩子,终究会长大,会独立,会有自己的生活,不会像小时候那样愿意亲近父母。
揉揉抱抱亲亲,在小时候就是一颗糖的事儿,越长大便越抗拒,仿佛急于用摆脱亲昵来证明自己不是小孩子。
幸好她的眉眉,还是像小时候一样,愿意在她不开心的时候张开小手轻轻地抱抱她,用萌萌的小奶音柔柔地哄哄她,这样就很好很好了。
看着眼前依偎的母子,郝爸爸的目光柔和了不少,只是郝眉提到的那个室友令他有些在意。
儿子工作的公司他了解过,虽说规模不大,经验不足,但员工个个都是精英,他们的负责人肖奈更是不容小觑。
既然郝眉的室友能被肖奈看中,而且能为处于企业核心的郝眉分担工作,说明他相当的有实力,也颇得肖奈信任。
既然是人才,待遇理当不差,他大可以一个人过逍遥日子,却搬进了郝眉家。
虽说郝眉爱热闹,觉着一个人住冷清,找个室友搭个伙也不稀奇。
但四年的大学舍友他没找,却找了个刚进公司的新人。
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性格上热情讨人喜,但生活上确实说不上好。
即便是各方面挺投缘的两个人住在一起也容易闹矛盾,如果一方是生活白痴,一方是自理高手,相互嫌弃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但从郝眉的话听来,这位室友对他是极其包容的,管吃管喝还管收拾,照顾得无微不至,自己的儿子好像也很习惯。
现在的年轻小伙子都是这样一种相处模式吗?
郝爸爸觉得自己仿佛和年轻人脱轨了。
看来下次去帝都得重点观察这位室友。
苦于有工作——毕竟外国人不过中国的国庆,郝爸爸也没有多问,转身上了书房。
郝妈妈不像郝爸爸想得这么多,在社交这一块儿,她对郝眉放一百二十个心。
身为母亲,她仅仅是对自己儿子口中这位很照顾他的室友很有好感,也很好奇。
"眉眉,和室友相处得好吗?"
"那还用问,我们可好了。妈妈你都不知道,他做的菜可好吃了,尤其是糖醋排骨!!!"
郝眉想着ko的糖醋排骨,咽了咽口水,眼睛都亮了。
郝妈妈看他一脸兴奋的样子,只觉好笑。
"每天都自己做饭吗?"
"加班加得厉害的时候会将就吃吃外卖,偶尔也带他出去吃顺便偷偷艺,平常都是他做啊!"
"那不是挺累的吗,又要工作,又得做饭,你有没有给人家帮帮忙?"
"做饭我哪会啊,只能帮忙吃"
郝妈妈扶额,"我的眉眉啊,谁敢让你帮忙做饭啊?我是说刷个碗什么的。"
"刷碗啊,没有,他可能怕我打碎吧…"
"那扫地拖地,你总该能帮忙吧?"
"也没有…可能…怕我搞不干净…吧"
"你就直接告诉我,你在家都做了什么?"
"……"郝眉无话可说,吃喝拉撒睡玩,哪一样说得出口?
郝妈妈原以为郝眉只是不时受人照顾,没想到当了人家的寄生虫,"眉眉,需要人照顾妈妈可以给你请钟点,这么依赖自己的室友可不好,人家得怎么看你啊?"
"他,挺乐意的啊……"
"乐意?你工作累了一天,回家还得做几个小时家务,搁你身上你能乐意?还真让你爸说对了,就是要人伺候。"
郝妈妈是真的有些生气了,即便在家,郝眉也不会把事情都推给佣人,现在这么心安理得的口气是怎么了?
"我……"郝眉低着头,一脸委屈。
郝妈妈知道自己口气重了些,便放低了声音,"眉眉,妈妈不是想骂你。不过,夫妻之间尚且相互扶持呢,何况室友?你不能让人家单方面照顾你,知道吗?"
"嗯。"
"这要让你爸知道了,指不定怎么骂你呢!"瞥了一眼郝眉,"别苦瓜脸了,我不告诉他。"
"那个孩子也是傻,怎么把家务都揽到自己身上了,难道是住着你的房子觉得不好意思……"
剩下的话郝眉也听不进去了。
其实自己从来没有觉得心安理得,可是ko的照顾是那么的得心应手,仿佛这就该是他们俩的生活的模样。
ko到底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住进他家的呢?
又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照顾他的呢?
自己原来所想的答案,是正确的答案吗?
自己对ko,仅仅是依赖他的照顾吗?
如果当初搬进来的,不是ko呢?
……
"眉眉?眉眉?"
"啊?妈,您说什么?"
"想什么呢?我刚才说你可以把你室友带过来做做客,妈妈挺想见见他的。"
"您见他做什么?"
"这孩子,你这么受人家照顾,我不得表示表示啊?"
"哦。"
"不过想想还是我去看看你们,人家假期肯定也想父母想回家呢?"
郝眉的心狠狠地揪了一下,"妈妈,他十四岁家里就没人了。"
郝妈妈愣了一下,神色慢慢忧伤起来,"怪不得会照顾人呢,到底是苦过来的孩子。格外珍惜身边的人,是怕有一天会再失去吧。"
郝眉从未细想过这一层,他受过的最大的苦,就是600块钱一个月,靠着舍友的借钱和接济,他的小日子还过得挺好。
但社会不比大学,更多的是利益关系。
十四岁的孩子,要让自己有留下来的价值,得吃多大的苦?
现在这么强大的ko是用多少苦换来的呢?
自己算是ko珍惜的身边人吗?
微信提示音响起,郝眉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
不是ko。
郝眉被自己的第一想法惊了一下,好像有什么呼之欲出,却又活生生压了下去。
手指一滑,点进和ko的聊天页面,却什么也没有发出去。
想说什么呢?
他自己也不知道。
看了看聊天记录,怎么会说了这么多呢?
明明天天都在一起,而且那个人只会回"嗯"。

只会回"嗯"的那个人此时同样也在看着他们的聊天页面,也同样什么都没发。
毕竟所有的想念都还没有资格说出口。
他也不愿扰了好不容易回家一趟的郝眉。
时而看着手机,手指却一直码着代码——那是郝眉请假所留下的工作。
从前,放假于他,其实是一件挺奢侈的事,毕竟越是节假日,饭店越是忙。
如今清闲好几天,尤其只有他一个人在,令他无所适从。
至少,做着跟郝眉有关的事,能让他觉得,郝眉很快就会回来。
ko基本上没出过门,他不喜欢人多的地方,更不喜欢一个人呆在人多的地方。
衣食住行一切从简,他对生活本就没有什么要求。
只是屋子里从未这么冷清,郝眉在的时候,即便是他睡着了没出声的时候,屋子里也是有生气的。
重新习惯冷清,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tbc
流水账流得我连标题都想不出来
好想让他们快点在一起啊
可是我写不快

评论(4)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