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斜阳树

君子之交淡如水,无须好奇。

k悦眉兮眉悦k(6)

k悦眉兮眉悦k(6)出柜
ooc预警 渣文笔预警
没头没脑猝不及防的出柜流水账预警
并不虐预警

郝家过生日一向走温馨简约路线。
一桌好菜,一家人,足矣。
郝眉是个有美食就满足的好孩子,过生日也只是多了个借口吃蛋糕。
他什么都不缺,许愿向来只是走个流程,简单易实现。
但这一次,他特别认真地许了愿望。
他从来没有如此渴望生日愿望能够实现,在许完愿后还一直两眼放空。
“眉眉,眉眉?”郝妈妈唤了两声。
“啊?”郝眉终于回过神来。
郝妈妈指指蛋糕,“吹蜡烛。”
“哦…呼……”
吃过了蛋糕,收过了红包,生日就算过完了,也该收拾行李准备回帝都了。
郝眉盘着腿坐在地板上收拾行李,郝妈妈静静地看着那一堆特产。
“眉眉,这些都可以寄过去,塞不下就算了。”
“可是我带回来的东西都放不下了。”
“你来的时候怎么收的?”
“是ko……”郝眉停了停,“我室友帮忙收的。”
郝眉自打回家以来,每一天都在提室友,次数比提到其他同事次数的总和还要多。
无意识地频繁提起一个人,语气里又是他自己难以察觉的满满的骄傲,却又在父母细问时表现出不安。
十有八九……
郝妈妈被自己的猜想吓了一跳,咬了咬唇让自己脸色不要太难看,假装平静地问了一句,“室友有女朋友了吗?”
郝眉整个人都僵了僵,“没有,跟我一样的单身狗。”
郝妈妈觉得自己摸到了苗头,“那他有喜欢的人了吗?”
郝眉更不自在了,埋着头死命往行李箱里塞衣服,“您…您问这个干嘛?”
郝妈妈知道他的逃避意味着什么,“如果没有,我帮你找对象可以顺便帮他也找个好姑娘。”
郝眉急了,不自觉地锁紧了眉头,眼里又着急又委屈,像是心爱的玩具要被人夺走,平时的伶牙俐齿到这一刻毫无招架之力,“妈妈妈,您别…不是…您…现在提倡自由恋爱!”
“只是多交交朋友而已。”
“那也不成!”郝眉吼了这么一句,很快意识到自己激动过度了,顾不上解释,眼睛慌乱地眨着,不知道该往哪看。
始终是自己最疼的孩子,郝妈妈舍不得看到郝眉无措又小心翼翼的样子。
所有的不解都敌不过孩子一个痛苦的神情,那个天使一样的孩子此刻就像丢了灵魂,蜷缩成一个小小的球。
其他事都无关紧要了,只要她的小天使开开心心的。
郝妈妈抚上他柔柔的头发,“眉眉,他对你好吗?你们……好吗?”
“妈,你……”郝眉把头低了低,声音也没了底气。
“不敢告诉妈妈吗?”
“我…不是…”郝眉身体往前倾,两只手覆在衣服上,全身的力气全用在了上面,像是要把心里的某些东西强压下去,一松手,又慢慢弹了回来。
“我们还没在一起,”郝眉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抬起头,眼神不再逃避,不再迟疑,“但是我知道了,知道他对我…我也…”
郝妈妈能感受到郝眉鼓起了多大的勇气对她说出这些,“别怕,妈妈没别的意思。只是你没谈过恋爱,妈妈怕你不知道什么是爱情,又怕你不知道怎么对待爱情。”
郝眉放松了些,“我原来也不知道,现在算是知道了。爱情就是爸爸对你,老三对三嫂,还有ko对我的模样!”说完还傻傻地咧着嘴笑。
郝妈妈猜想,郝眉大概从来没有在聊爱情的时候聊起过ko,以至于在有人倾听时,终于可以骄傲地提起自己喜欢的人,像世间所有的异性情侣一样。
只是会有多少人,愿意去倾听他们呢?
自己的儿子走上了一条难走的路,作为妈妈,难道还要拖他后腿吗?
郝妈妈拍拍他的肩膀,“想清楚了?”
郝眉点点头,“嗯,不能再清楚了,”眸里略带紧张和期待,“妈,您…能接受?”
“我不知道。”郝妈妈的语气里满是无奈。
“也是……挺难的吧……”郝眉也知道自己为难了妈妈。
“我会努力的,接受一个爱我儿子的人应该不会太难。”
“您最好了!”郝眉抓住妈妈的手,凉凉的,郝眉的心也随之冷了一截,“对不起。”
郝妈妈握紧手心里的那只手,“没什么对不起的,自由恋爱嘛。”
“谢谢妈妈!”
“眉眉,妈妈能不能见见他?”郝妈妈小心地问,尽管尝试着努力去接受,没见过的人还是让她心里没底。
“妈!”郝眉眼睛都瞪圆了。
“别紧张,妈妈身边没有男生和男生在一起,不知道……你别有压力,妈妈就是看看,不干涉你们。”
“我不是这个意思……”郝眉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见就见吧,妈,就算您到时候不满意,就算我爸知道了要打我,我也不想放弃他。”
郝妈妈无语地笑笑,这孩子是死心眼地认为他们会棒打鸳鸯,“你是对他没信心,还是对我和你爸没信心?”
郝眉又开始捣腾他的行李箱,“我爸他,应该很难接受吧。不过这次他就算把我赶出去,我也不会动摇的。”
郝妈妈知道,他缺安全感了,“不会的,天塌下来有我在,我先给他做做心理建设。”
郝眉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妈,您就对我爸这么有信心?”
郝妈妈骄傲地哼了一声,“你爸比你懂爱情。”
“哦,又喂狗粮。”郝眉的小拳拳尽数捶在了衣服上。
“不想吃狗粮那就争取早日发狗粮吧。”
郝眉叹了口气,“革命尚未成功。”
“眉眉仍需努力,老妈看好你。”
郝眉扭头看她,“妈,你怎么这么开明呢!我还怕你会生气,还认真地许了个愿希望你俩能接受他。”
郝妈妈有心跟他开玩笑,“怪不得这回许个愿那么隆重呢,有了喜欢的人就是不一样,以前什么时候当回事了。”
“我也喜欢你们啊,希望你和我爸福如东海,海寿比南山,身体健康,出入平安,万事如意,笑口常开……”
“行了吧,去拜年嘴都没这么甜,许个愿还能有我们?”
“真的,这不是怕哪天事情暴露了气着你们吗,就算你们要把我赶出去,也希望你们能好好的。”郝眉又默默地开始整理箱子。
看来真的挺怕的,“不错,有了喜欢的人还记得爸妈,挺有良心的。”
“那您和我爸怎么没多要一个有良心的孩子呢?”
“怎么,多要一个能让你好受些?”
“嗯,我确实挺没良心的。”郝眉觉得自己颇有自知之明。
“也不是一直没良心,偶尔没良心,大多数时候还是挺讨人喜的。”郝妈妈把魔爪伸向了郝眉的头发。
“又踩又夸的,话都让你说光了。还有,不许揉我毛!发型都乱了!”郝眉委屈地看着郝妈妈,小嘴都扁了。
“你的毛还不是我给的,真小气。”说着又揉了两把。
“算了算了,让你玩,不然我爸又得怼我。”郝眉放弃了挣扎。
郝妈妈顺势八卦了一把,“不揉也可以,讲讲恋爱史吧。”
“哪来的恋爱史,不是说了我们还没在一起吗!”郝眉拨着自己的乱毛。
“那就恋爱预备史。”
“妈,您这是关心还是八卦?”
“都有,怎么滴?”
“您开心就好。”
于是郝眉开始了回忆模式,不说不知道,原来他和ko已经经历了这么多,从幻想星球几乎成为侠侣,到如今成了同居的室友,个中缘分,早已不可割舍。
郝妈妈感叹:“比小说还精彩!”
郝眉好不容易塞完了行李,“故事听完了,洗洗睡吧!”
“等等,你什么时候知道他喜欢你的?”
“回来的这几天啊。”
“这么迟钝,你是我亲儿子吗?”
“我之前拿他当兄弟,没往那方面想,这几天他不在,才慢慢想清楚的。”
“哦~小别胜新婚!”
郝眉怒了,“你一个已婚妇女怎么没个正经!”
郝妈妈笑了,“你一个纯情少男我允许你害羞!”
“谁谁谁谁害羞了!”
“把话说顺溜了再来反驳!”
“哼!我要回帝都!”
“归心似箭了?”
“老妈你你你!”
“晚安!”顺手带上了门。
挨了这么一顿怼,郝眉肯定没心思操心他爸能不能接受的问题了,小的算是解决了,大的也是速战速决的好,郝妈妈大步走回了房间。
没多久郝爸爸也从书房回来了,看着郝妈妈笑容满面,“这么开心?”
“是啊。想不想知道为什么?”
郝爸爸一脸宠溺,“你说。”
“听了个恋爱故事联想到我们谈恋爱的时候了!太甜蜜了!”
郝爸爸挑眉,“比我们还甜蜜?”
“嗯,寻寻觅觅,兜兜转转还是他,太美好了!想听吗?”郝妈妈一脸期待。
郝爸爸把人抱在自己怀里,“说吧,我听着。”
“眉……花”,郝妈妈差点露馅了,机智地圆了个场,“在玩游戏的时候……”
郝妈妈有意模糊了性别,郝爸爸靠名字自动脑补了性别。
“饭我做,碗我刷,衣服我洗,地我拖,我什么都会干,你要不要我住这儿?眉花就答应了……”
“等等,这就同居了?!”郝爸爸终于插上了话。
“同居咋滴?”郝妈妈明显不满自己被打断。
“不是还没告白,还没在一起吗?”
“'近水楼台先得月',同居以后,啊o对眉花好上加好,承包了他的三餐和所有的家务,还分担了不少的工作,眉花慢慢被他打动了……”
郝爸爸自动补全了结局,“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故事完结。”
郝妈妈很兴奋地往他耳边凑,“你也觉得他们应该在一起对吧?”
郝爸爸不知道自己老婆着了什么道,弱弱地问了一句,“难道没有?”
“眉花的妈妈知道了,爸爸还不知道。”
郝爸爸想了想,“应该不会阻止吧,对女孩来说挺好的一个归宿。”
“如果眉花也是男孩子呢?”
“男……”郝爸爸难以置信地望着郝妈妈,“眉…眉眉?”
郝妈妈点点头,“在知道性别之前,你也认为这是爱情对吗?”慢慢伸手圈住郝爸爸,“现在难道会因为性别而否认爱情吗?”
郝爸爸沉默了,郝妈妈一直抱着他。
“他们的爱情跟我们的没有差别的,对吧?”
郝爸爸叹了叹气,“绕了这么大弯来跟我说这事儿,他自己不敢说?”
“被我套出来的,他现在乱着呢。”
郝爸爸看着怀里的人,“你,接受了?”
郝妈妈拽紧郝爸爸的衣角,“都是好孩子,我是觉得没什么好反对的。你呢,接受不了?”
“也不是,需要一点时间想想,你肯定也担心吧?”
“你知道眉眉的愿望许了什么吗?希望我们能接受那个孩子,希望我们不会因为知道这件事而生气难过伤身体。他没有做错什么,我不想他因为我们委屈了自己。”
郝爸爸抱紧了怀里的人,“我明白了,我们去见见那孩子吧。”
“英雄所见略同!”


tbc
太久没更,差点忘了自己有个坑
不过大概也没人记得
剧情就是这么跳脱
下一章就见家长了

评论(1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