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斜阳树

君子之交淡如水,无须好奇。

【k莫】k悦眉兮眉悦k(7)

k悦眉兮眉悦k(7)
ooc预警 ko的人设大概崩了
流水账预警
文笔渣预警

除去被母亲发现小心思的那点不安,郝眉怀着要回帝都见KO的心情睡了个好觉。
好不容易从被窝爬起来,下楼去吃早餐的他却发现事情不大对劲。
郝爸爸没有去上班,在饭桌旁翻着报纸,郝妈妈也颇有兴致地泡着花茶。
眼尖的仆人见郝眉揉着小肚子下来,迅速为少爷端来了早餐。
“早啊,爸,妈。”郝眉拨弄着自己的头发,声音里透着浓浓的没睡醒。
“早。”夫妻俩默契得连回话的速度都极其一致,郝眉迷迷糊糊的那点睡意算是被狗粮给塞没了。
在郝妈妈全程微笑凝视和郝爸爸时不时抛过来的目光下,郝眉默默吃完了早餐。
郝妈妈递了一杯花茶给他,郝眉随意灌了两口。
“把手机拿出来。”郝爸爸出了声。
“啊?”郝眉嘴巴一直张着,眼珠子也没动,只有睫毛一直上下扫着。
“乖,听你爸的。”郝妈妈抬手把郝眉愣掉的下巴合了回去。
郝眉刚跟老妈出完柜,自然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跟她唱反调,很听话地把手机掏了出来。
郝妈妈接了过去,还来回扬了扬,“等我们见到人了再还你。”
“什么?!”郝眉又懵又惊,转头看到了两个行李箱,想到自己被拿走的手机,心中跑过无数隔绝通讯,断绝来往的想法,“见谁?”
郝妈妈一脸“你说呢”的表情。
郝眉心里一咯噔,心虚地瞄了郝爸爸一眼,想看看郝爸爸的态度。
他是万万没想到老妈这么快就把他捅了出去,更没想到郝爸爸居然还挺平静,一时不知作何反应。
“你吓着他了。”郝妈妈抿了口茶。
“天地良心,我什么都没做,怎么就吓着他了?”郝爸爸淡定地翻着报纸。
郝妈妈上下扫了他一眼,“那你严肃个啥?”
郝爸爸委屈,但郝爸爸不说。
看来是自己想多了,父母并没有要拆散他们的意思。
郝眉挣扎了一会儿,决定要摊牌了,不管老妈说没说,说了多少,这件事他都该自己负责的。
“爸,我喜欢上了,一个男人”,郝眉吸了口气,“就是我现在的室友”。
郝爸爸把报纸折了起来,“还以为你不敢告诉我,行了,你妈告诉我了。”
郝眉试探性地问了一句,“您不生气?”
郝爸爸把报纸举起来,俨然要抽他,郝眉都把眼睛闭起来了,却只听到报纸放甩在桌上的声音,“怎么不气?在我们见着人之前,这事儿没完。”
眼下之意是要当面揭他老底吗?
郝眉瘫坐在椅子上,仰脸问天,“你们怎么这么着急见他呢?我俩还什么进展都没有……”
郝爸爸明显对他的态度不满,“还进展?让你先斩后奏还得了?”
郝妈妈询问道,“眉眉啊,你昨天不是答应了吗?”
“那也不至于今天就见吧?这么仓促,玩偷袭啊?”郝眉小拳头都握紧了。
“看看你们过得怎么样而已,别紧张。”郝妈妈安抚他。
“那你们收我手机干嘛?怕我报信儿?”
现在他还真想报个信儿。
“可不是吗?我们就去看看,你别折腾,也别折腾他。”
“这么突然,他肯定没准备你们…的饭…”郝眉乱得说话也只顾得上走走胃。
他不知道ko会怎么想,他话那么少的一个人,猝不及防就要见家长,怎么招架得住,想想就替他捏把汗。
“不抢你的饭,不为难你的人,你们该到哪一步就到哪一步,我们半句话都不会多说,”郝妈妈喝了口茶,稍作停顿,“现在票也买了,酒店也订了,行李也收了,你爸也把出差的活揽过来了,你就说让不让我们去吧。”
父母一个晚上准备了这么多,不管接受度有多高,其中的担忧不言而喻。
郝眉也不再坚持,“知道了,我去拿箱子。”

恍恍惚惚间,他们已经到了帝都,到酒店放了行李,就开始直奔目的地。
毫不知情的ko此时正准备着晚餐,他查了郝眉的航班,没晚点,再考虑上帝都的交通情况,估摸着也差不多了。
时间尚早,远远未到他们的饭点。
但郝眉说了要留着肚子吃大餐,也不知道他饿了多久,不如早点开饭。
小家伙消化得快,晚一点再给他做点宵夜,ko如是想着,加快了手里的动作。
等郝眉到家的时候,ko的晚餐已经完成了九成有余。
“咔哒”一声,门开了,心心念念的小可爱回来了,ko停下手上的活,一抬头就看见自己的心上人,深邃的目光还没来得及收回来,就瞥见身后的两个人影。
“ko!我回来了!”郝眉一手拉着箱子,一手搭着妈妈的肩膀,“这是我爸妈!”
郝眉的父亲温和又不失气场,母亲随性而优雅。
“叔叔阿姨好。”ko还来不及思考郝眉为什么把爸妈带了回来,但当务之急是要给他们留个好印象,生涩地调用了自己仅存的一点社交技能。
“你好。”郝爸爸的回应礼貌和善却略显疏离。
“你好啊,ko,眉眉总提起你。”郝妈妈倒是开朗热情得多。
两人随意唠嗑了几句,ko很努力地和郝妈妈搭话。
郝眉观察了好一会儿,眼神在ko和父母间转来转去,鼻子里全是饭菜的香味,小肚子很配合地叫了一声,瞬间吸引了另外三个人的注意。
郝眉不好意思地捂住肚子,“我饿了。”
父母都笑了,ko也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去洗手吧”,这是对郝眉说的,又道,“叔叔阿姨你们先吃,我再做两个菜。”
郝妈妈当即提出,“我帮你吧!”
“我来就好”,说出口又觉得不礼貌,“你们坐了这么久飞机,肯定累了”。
郝妈妈见他有点紧张,也不再推迟,“那辛苦你了!”
坐在一旁悄悄打量着ko,剑眉星目,很大气的长相,话不多,但给人一种可靠的感觉。
刚进门时ko的眼神她也看到了,自己的傻儿子也不知道懵了多久了。
厨房里那一堆厨具一看就不是郝眉能叫的出名字的,平常肯定没少变着花样投喂郝眉。
看桌上这丰盛的八菜一汤,居然是他们两个人的量。
茶几上那个蛋糕,看盒子就知道是某某知名的DIY蛋糕连锁店。
房子也是收拾得干净整洁,怪不得把郝眉养懒养圆了。
郝爸爸无奈地看了蹦跶着去洗手的郝眉和两眼放光的老婆,感慨吃货真是易收买,但他也看出来了桌上的菜全是郝眉的心头好,确实费了心思。
还行吧,挺上心的。

郝眉洗了把手,随意在身后擦了擦。
他感受到了,ko努力地把自己的高冷收了起来,在自己的父母面前显得纯良而拘谨。
他最在乎的人在慢慢地互相接受,想到这里,郝眉不由得一个劲的地傻乐。
他不消停地跑去给爸妈倒水,“你们先坐会儿,ko做饭很快的!”又很殷勤地走到ko那儿说要帮忙端菜。
“小心烫。”ko塞给他一条抹布。
“我爸妈口味跟我差不多的。”郝眉轻声说了一句。
“别紧张。”又补了一句。
ko总感觉小家伙话里有话,“嗯”。
回应得一如既往的简单,偏偏很让人安心。
“上菜咯~!”郝•店小二•眉吆喝了一声,“二位客官请慢用!”
郝爸爸郝妈妈被自己的傻儿子逗笑了。
ko眼角也有了笑意,动作也轻快了不少,手里的刀哒哒哒哒地起起落落,刀影都糊了。
郝眉在一旁都看愣了,他知道ko很会做菜,但每次ko做菜的时候都打发他去玩游戏,这么认真地观察ko做菜还是第一次。
ko抬眼看了一眼郝眉,想起来小家伙刚才肚子都打鼓了,“先去吃吧。”
“我再看会儿。”郝眉不愿挪开眼。
ko本着不能让郝眉饿太久的原则,手上的速度又快了几分。
郝妈妈看着自己的儿子旁若无人地盯着ko,暗暗感慨这孩子留不住了。
一个烧饭做菜款待客人,一个端菜送水招呼客人,俨然家里来了客人的小情侣。
郝妈妈戳戳郝爸爸的手臂,“像不像我们恋爱的时候?”
郝爸爸看了看那两只,又看了看憋足了劲想说服自己的老婆,“行了行了,我又没说不同意。”
“你自己说的,我可替儿子记住了。”郝妈妈满意地喝了口水。

“开饭咯!”郝眉端来了最后一碟菜。
小家伙完全没把米饭放在眼里,ko默默地装好了饭,端了过去。
又把郝眉叫去再洗了一次手。
“叔叔阿姨,不知道你们来,米饭可能没煮够,请多吃点菜。”
郝妈妈看着这丰盛得如同满汉全席的架势,“客气了,这么多菜,够吃了,够吃了!”
“不是还有蛋糕吗?我刚刚看到了!”郝眉兴奋地嚷嚷着。
ko点点头,“嗯,晚点儿再吃。”
“Yeah!老爸吃饭!老妈吃饭!ko吃饭!”
ko猜想这大概是郝家的礼仪,也学着说了一嘴,“叔叔阿姨吃饭,郝眉,吃饭。”
“吃吧。”郝爸爸的语气亲近了些,ko和郝眉各自松了一口气。
“乖,吃饭吧。”郝妈妈心情大好。
郝眉一向是饭桌上的扫荡能手,ko很清楚,但没想到郝妈妈也毫不示弱。
母子俩一个劲地埋头苦吃,时不时还直接上手,大有扫光饭桌的气势,ko默默庆幸自己多煮了几个菜。
郝爸爸时不时往郝妈妈碗里夹菜,以便郝妈妈专心吃。
郝眉要自个儿兼顾,速度倒是要慢一些。
看着郝眉忙不过来的样子,ko忍不住给他夹了一筷子,成功地引起了郝家三个人的注意,被报以微笑x3。
郝爸爸向来知道自己的儿子和老婆一向专注荤菜,连饭都不会多刨两口,桌上仅有的两盘素菜都是自己和ko在吃,而且那小伙子几乎没向荤菜伸出过筷子,除了给郝眉夹菜的时候。
郝爸爸想了想,把筷子伸到了郝眉面前的鸡翅,夹起来一块。
郝眉本以为老爸又在给老妈夹菜,没想到鸡翅的轨迹居然往ko那边去了,他的眼神也就顺着鸡翅落到了ko的碗里。
“年轻小伙子多吃点儿肉”,郝爸爸说。
ko愣了愣,夹了块糖醋排骨到郝爸爸的碗里,“谢谢叔叔,您也多吃点”。
看到郝眉盯着鸡翅,也给他夹了一块。
郝眉就开始冲着他傻笑,拿纸巾随意抹了抹手,开始挨个往他们碗里夹菜,“来来来,都多吃点儿啊!”
郝妈妈对郝爸爸的主动十分满意,给他加了一个鸡腿,两人相视一笑。
饭桌上和乐融融,ko久违了地感受到了来自家的温馨,他的小太阳把他缺失的温暖带回来了。

tbc
谢谢记得这篇的小天使们,虽然我写得又慢又流水账的……
题外话,最近天气热了,每次在超市一看到“黑美人”这个品种的西瓜就很想笑╮(╯v╰)╭

评论(1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