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斜阳树

君子之交淡如水,无须好奇。

【k莫】k悦眉兮眉悦k(8)

k悦眉兮眉悦k(8)告白
吃过了蛋糕,郝眉的父母要回酒店了。
二老坚持不让郝眉送,在电梯口就把两人赶回去休息,郝妈妈还悄咪咪地让郝眉主动点。
郝眉无奈地点点头,眼神拐着弯避开了ko,心里始终觉得顺其自然为好。
等到父母都进了电梯,郝眉搭着ko的肩膀往回走。
“ko啊,我爸妈一向这么风风火火的,没吓着你吧。”
“没有”,ko转过头来看着他,“他们很好。”
“喜欢他们吗?”
“嗯。”
“他们肯定也喜欢你,我妈都巴不得……”郝眉假咳了几声以作掩饰,“他们都说你很好。”
“嗯。”
“我也觉得你很好!黑客技术牛逼,厨艺也牛逼,还有……”郝眉在心里默默把ko的眼光也夸了一遍。
两人刚进屋,ko就说:“去洗个澡吧,早点睡。”
“好嘞!”郝眉挺爽快地往房间走。
“明天上班吗?还是歇一天。”
郝眉倚在房门前,“再歇老三不得杀了我啊?而且,我也不能都把工作留给你啊,太没义气了。”
ko反应很快,“我不介意。”
“我介意,嫌弃我自己。”说罢转身进了房
不能把工作留给你了,郝眉暗戳戳地想着,心情大好。
哼着小曲儿拿换洗衣服去了,粗略洗了个澡,便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
微信提示音一来,郝眉整个人醒了醒,郝妈妈发了个DIY蛋糕店的截图给他,以此来提醒他蛋糕是ko做的。
郝眉对想当助攻的妈妈也是相当服气的。
其实他知道的,不管是口味,还是造型,都有一股浓浓的ko风情。
说来奇怪,明明是自己的口味,偏偏就觉得成了ko的风格。
他对吃的最敏感,而ko对他吃的最上心。
在不知不觉中,两人早已把彼此融入自己的习惯里,有了心照不宣的默契。
郝眉看着老妈发来的图,想着今晚的蛋糕,不自觉咽了咽口水,舔了舔嘴唇,果然深夜放毒,最为致命。
是真好吃啊,感觉蛋糕的甜味还在口腔弥漫,齿缝留香。
舔着舔着又感觉不太对,为什么不对呢?
郝眉一把弹了起来,“我去,没刷牙!”
郝眉踏着小碎步就往浴室里走,浴室没关门,以至于他根本没想到里面有人。
ko正在里面洗着郝眉的胖次,那白花花的一团。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郝眉简直想找个洞钻进去。
那一团他是怎么认出来的呢?
因为ko所有的内裤都是黑的!
他自己的则是各色都有。
郝眉宁愿自己不要有这个认知,起码现在没这么尴尬。
同时又在心里把刚才懒得洗内裤的自己骂了一万遍。
渐渐地,他发现了一件更尴尬的事情,ko的内裤也在同一个盆子里。
一黑一白,在一层泡沫中,显眼又暧昧。
“郝眉”,ko眼里是呼之欲出的情感。
郝眉虽然心里紧张得很,但语气还算平静,“别说话。”
ko也猜不出他的意思,是去是留,今晚大概就能有结论了。
郝眉一步步靠近,两只手伸向了盆子,ko已做好了他来拽内裤的准备。
偏偏那光滑细嫩的手滑向了黑色的那一端,ko觉得心在狂跳,这是自家里没人以来,他第一次这么剧烈地感受到心脏的跳动,像是垂危又被抢救过来的病人,由衷地感激心跳。
郝眉捞起了ko的胖次,开始搓洗,一边洗一边仰头对ko笑,“我这可是第一次帮别人洗内裤,以前上大学的时候,虽然老被愚公的臭袜子荼毒,但内裤是没……”
最私密的衣物在心上人手里揉搓,让人既兴奋又微微有些羞涩。
ko大约能理解郝眉的心境了,深情宠溺的目光将眼前人锁定,只有微皱的眉毛透露出些许怕被拒绝的不安,“我喜欢你。”
这告白一个多余的字也没有,郝眉却偏偏听出了满溢的柔情。
是啊,还要说什么呢,这样就很好,质朴又直接,就像他对自己的好,纯粹而毫无保留。
郝眉咬咬唇不让自己的甜蜜露出来,“洗了你眉哥的内裤,就是你眉哥的人了!以后眉哥罩着你,致一绝对没有人敢动你!哈哈哈哈哈!”
娃娃脸又敛了笑意,抬眼直视自己的情感,“说了这么多有的没的,其实就一句话,听好了啊,我只说一遍啊”,郝眉深吸一口气,“我也喜欢你!”
ko眼睛都不曾眨过,就这么直勾勾看着郝眉,眼角嘴角都是爱意满满。
郝眉松开手里的内裤,把手上的水往衣服上蹭了蹭,五只手指在ko眼前摇了摇,无厘头地开始乐,“傻了啊?”
作乱的手指被人抓住,还没来得及嫌弃那人手上的水,就看到那张俊朗的脸蛋离自己越来越近,近到他的柔软沾湿自己的嘴角,攻略自己的牙齿,卷起自己的舌尖,融入自己的呼吸。
比砍boss还刺激,郝眉如是想到。
郝眉觉得整个人甜甜的,像今天吃过的蛋糕一样甜蜜。
直到ko放开了他,他才很不好意思地拍了拍ko的肩膀,“那啥,我刚刚没刷牙,我本来就是进来刷牙的,是不是一股饭菜味儿啊?”
ko笑出了声,这惊着了郝眉,能让咧咧嘴角跟中彩票机率一样高的人笑出声,那是有多好笑啊。
想着自己的初吻,居然这么轻易被人拿下了,还被人嘲笑,简直不能忍。
“笑毛线啊!有种把我初吻还给我!”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被ko一把拉住,“你很甜。”
“天啊,我刚刚就觉得我嘴里一股蛋糕味儿!”
ko要被小孩气死了,把头掰过来,又认认真真地吻了上去,吻得他晕晕乎乎的,分不清嘴巴里到底什么味儿了才松开。
“我不嫌弃。”
郝眉的脸嘭地一下就红了,愤愤地拿起牙刷里里外外刷了个遍。
气死你!
ko哭笑不得,就静静地看着他闹,手里洗内裤的活又继续了。
郝眉擦了把脸,露出光滑的小脸蛋,“老子不帮你了,自己洗,我睡了!”
“郝眉”,ko叫住了他,所有的温柔化作一句“晚安”。
还在傲娇的小美人低低地说了一声“晚安”,就溜出去了,还把门带上了。
ko看着黑色的内裤,回想着他在郝眉手里的样子,望了望自己的下面。
快毕业了。

tbc

评论(3)

热度(36)